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xiaoman的博客

鸽子

 
 
 

日志

 
 
关于我

梦里的距离很远,但它毕竟还出现在梦里,为了梦我放弃了很多,连同那虚假的思想和苦涩的灵魂。

 
 

儿时的那些记忆  

2017-05-17 16:15:04|  分类: 故乡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阳照在黄土高坡的小院里,公鸡打着鸣,母鸡咯咯地叫着,牛儿瞪着瓷愣愣的大眼,嚼着草料,摇着尾巴......父亲和母亲每天一起床就喂鸡,喂牛,要不就是赶着牛下地,“哞”的一声叫唤能把整个巷里的人都唤醒;牛是家中的主力干将,一头牛相当于半份家产,有了牛就多一份保障,顶三四个劳力。牛多好,你只喂饱它,它会在父亲的吆喝和皮鞭下一趟趟地把地翻松,那松软的泥土可是种子的子宫,它们要在这里孕育、发芽、生长......
        父母亲每天早出晚归就为那十来亩薄田,从早忙到晚,不是耕就是种,还有一系列的锄草、施肥,浇水.....他们这一代人,不怕吃苦受累,只盼着能过上个好日子,能在六月里收获一车车的麦子,一车车的幸福,为了这份收获,他们把汗水抛洒,顶着烈日,不分昼夜的收割,那种火热的场景,至今令我难忘.....
        每年当布谷鸟的啼声传遍整个田野,一茬茬的麦子在太阳的炙烤下变得金灿灿时,父亲套上牛、拉着车、把镰刀磨得锃亮,我们一家人先从旱地收割起,因为这种地块麦子稀薄,收成也低,麦苗成熟的快——这里的麦苗都是靠天吃饭,遇上天景好的,多收点、天景不好就少收点了,这里的地都是在沟梁边上,车辆都不好进入,尤其在深沟里的地,也只能走下去一个人,收的麦子都是靠人往上驮、往上担的,一般人都不愿意种这种地块,可爷爷那一辈人可能是穷怕了得,连这种地块也能把它开荒出来,种上麦子,记得我还是6、7岁的时候就随爷爷下沟开荒、种地,虽然我不干活,只是陪着爷爷,爬在沟崖上采摘些野花玩,但我对那种深沟印象极深,爷爷挥着镢头的挖、挑和刨都还历历在目。
        小时候我不聪明,但活泼好动,只要是玩的东西:跳绳、踢毽、爬树等等一学就会、从不用别人指点和教授,手到擒来、绝对的佼佼者。在农村长大的我从小就能替父母分担家务,生火做饭、割草、喂牛总能得到母亲和村人的赞美,我也很卖力,每次割草也能满载而归,一筐草能压弯我单薄的小身板,我也能分清什么草牛能吃、什么草牛不能吃,虽然大多数草我都叫不上它们的名字,但它们的形状使我再熟悉不过,可在今天看来,一切都成了人们餐桌上的美食!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我早已离开了村庄,儿时的记忆早已定格。母亲节那天我回了趟娘家,特地在家里呆了一个晚上,感受着山村的宁静和清新,虽然没有了那些个鸡和牛,可清晨清脆的鸟鸣声把我从梦中催醒,外面下着小雨,透着雨雾我看到了道路两旁的绿绿的树和嘈杂的野草,这个夏季一定蓬蓬勃勃......可对我而言心中的这片领地,是我一生最美好的记忆,留下我成长的足迹。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