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xiaoman的博客

鸽子

 
 
 

日志

 
 
关于我

梦里的距离很远,但它毕竟还出现在梦里,为了梦我放弃了很多,连同那虚假的思想和苦涩的灵魂。

 
 

布鞋情思  

2017-06-22 18:47:03|  分类: 故乡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穿针引线 - 鸽子 - zhaoxiaoman的博客

        

随着老北京布鞋兴起,手工布鞋,又慢慢受到人们的青睐绣花鞋更是广场舞大妈的最爱前两年我也买了两双布底绣花鞋,虽然不及皮鞋运动鞋时尚,却吸汗防潮,穿在脚上十分舒服,想怎么蹦蹦跳跳都,直到磨穿底,顶破了面。

       人的母亲自丈夫去世后,搬来照顾小孙子为了能补贴家用,就替别人纳鞋底赚些零花钱一双鞋底三元钱,一天纳上五双才能拿到十五元,我们固然看不上,但阿姨挺高兴。针线在她的手上下翻飞,不一会的功夫,半张鞋底就纳差不多了。实际上这是很费力气的活,好在阿姨熟能生巧,就显得游刃有余,和你说着话、唠着嗑,也不耽误手中的活计。手工做出来的鞋底,虽不如机器那样匀称,但也排列有序,针脚缜密,针脚与针脚之间的距离错落有致,泾渭分明。

穿针引线 - 鸽子 - zhaoxiaoman的博客

   看着工艺品般的鞋底,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母亲做的布鞋——或白或黑的鞋底,配上红条绒、黑条绒、灯心绒的面,仅仅一夜母亲就能做一双新鞋。母亲的手也是打小让外婆训练出来的,家里孩子多,母亲从7、8岁起就学会了纳鞋底、缠穗子、纺棉花......放学回家,放下书包就纳鞋底、要不就是看孩子。母亲经常对我说:能坐在教室里安安静静地学习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不纳鞋,不纺线,不织布,一大家子人穿什么,山沟沟里的人一切都是自给自足的,人不勤快不行,不劳动就没得吃和穿,能吃饱穿暖曾经是几代人的终极追求。外婆的孩子多,一件衣服大的穿完给小的,缝缝补补,知道实在无法穿用才拆洗后用做鞋底原材料。这其中的一道道工序可都是女人持家过程中的精打细算、合理运用,培养他们的是祖母、母亲和姊妹,还有这针头线脑、缝缝补补的岁月。 

      以前做鞋底,要先把废旧的,穿的衣服重新浆洗、剪裁,用浆糊把布料一层层贴、晾晒,做成鞋底,芮城当地叫它“guzi”。听阿姨讲,这鞋底料也是有讲究的,只能用棉布做,其它面料光滑,针不好穿透,通透性也不好。以前人们穿的是土布衣服,自家种的棉花加工成的,实实在在的纯棉制品,所以做鞋都能用得上。现在纯棉衣服越来越少,穿布鞋的人也不多,手工儿童布鞋反而很抢手人们做鞋有了统一标准,原料从新,分工合作,你专做鞋底、别人专鞋面,计件付酬质量也有讲究根据成品好坏来收货,不好的返重做。

   小时候母亲做的布鞋也是讨人爱、惹人喜的。“你看你脚上的鞋真漂亮”这是对我赞美更是对母亲的手艺的肯定——因为鞋里融入了母亲浓浓的爱意、针针的心血。一排排的针脚犹如夜空里的星星,又如母亲的牵挂,给艰难的生活踱上一抹暖色,照亮了孩子们的童年和成长岁月

   在过去,年青的小媳妇为自己的男人纳一双结结实实的鞋来,让他走得更稳、更远、更念家,布鞋聚着几多柔情似水,几多深沉思念

   今天看到阿姨重拾年青时的活计,虽收入微薄我知道,她把当成一种排解寂寞的方式,排解对丈夫的思念和爱恋,排解这人世间的纷扰......岁月虽染白了发丝,掳走了相依为命的人,但能把这份爱纳入这层层的鞋底,纳入这岁月的长河里,也许对她来说是平静的、愉悦的甚至是虔诚的......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